我爱糖炒野栗

肖翔 (上)巧克力

原本想要在七夕写完的,但是。。。但是我手速不行再加上第一次写<(。_。)>
下的话。随缘吧。。。
好了,此文ooc,有许多雷点,肾。


“小翔,不要挑食”肖时钦语气严厉,又把勺子伸向前。企图自己投喂的对象接受勺子里的食物。
对方也是倔脾气,你向前我向后,你进一步我退一步,宁死不屈。
就这样,她们跟打太极一样,你来我往地跑遍了整间房子。
双方都僵持不下,最终我们战术大师四大心脏的肖时钦大大采取怀柔战术。
“小翔,你吃了这个我们明天就出去怎么样,而且去吃你最喜欢的东西。”
怀柔战术让对方产生了动摇,眼睛一会盯着勺子,一会盯着肖时钦,摇摆不定,一副难以抉择的样子。
最终还是败给同肖时钦出门的诱惑。
“呜~~”匍匐在地。一脸不情愿的接受了肖时钦伸过来的勺子。
肖时钦也也明白,小翔是有多不喜欢勺子里的东西,可是不吃又不行。所以每一勺都比较多,尽量减少勺数。
看着小翔全部吃完之后一副霜打茄子的样子,失笑后抱住头部用自己的唇瓣亲吻着自己的恋人,以示安慰。
“小翔乖,无论你明天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带你出门的。乖,我说到做到,你喜欢的吃的我也买给你。”
拍了拍柔顺的狗头,肖时钦见怀中的恋人没什么,就捡碗拿去洗。
被落在客厅的金毛犬望着自家勤劳(x)的恋人,陷入了沉思。
这只金毛叫做小翔,大名孙翔,原本是一个人类,但是在一周前不远万里从上海跑到武汉来跟自己的前副队告白。当时这个决定是我们的一根筋宝宝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可谁曾想到原本抱着破罐子破摔精神和即将失恋的绝望变成了喜闻乐见的双向暗恋和热热烈烈的恋爱。我们的孙翔大宝宝表示现实与想象差得也太远了吧,我需要缓缓。
嗯,如常所愿是好事,孙翔花了两天接受了现实与想象的差距。我没有失恋,我恋爱了。
原本一切都应该想着甜甜蜜蜜的方向发展,但是谁也没找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告白的第四天也就是七夕节那天原本开开心心要约去约会的,在出门前,吃巧克力充饥以后,在恋人面前变成了一只金毛。
原本美好的一天,就变成了鸡飞蛋打的一天。
熟悉的身体,不一样的触感;熟悉的摆设,不一样的世界;熟悉的恋人,不一样的样子。
越想越气,该死的巧克力,该死的戴妍琦。“嗷呜~~~”
谁他喵(孙翔大大淡定,你现在是狗,不是猫Σ(ŎдŎ|||)ノノ)地会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巧克力,这是带有巫术咒语的巧克力。单身狗吃了没事,情侣吃了就会变狗。
这是戴妍琦送给肖时钦的,当时她想着自家队长虽然有暗恋对象但还是单身,就把自己为保持手感做多了的巧克力给了肖时钦。给自己减轻肚子的负担,
可是谁成想才夏休期开头的短短几天自家队长就脱单了。
你们不知道戴妍琦在七夕早上八点,在睡美容觉的时候,听见队长饱含怒气的声音是有多么恐怖。(瑟瑟发抖)
戴妍琦了解了事情发生的缘由后,立马动手制作解药,制作完之后又马不停蹄地给送去。可惜服用不及时,孙翔还是吸收部分药物,不过按戴妍琦的推论应该会在服下解药的第三天,也就是明天变成人形。至于第三天什么时候变,小魔女表示她也不知道。
为了照顾还不太能接受自己变成犬类的孙翔,我们的肖时钦大大可谓是照顾周全,从生理到心理一个不落,啊,不对,是除了我们犬宝宝挑食之外,身心都照顾周全,还全天陪护。可谓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掉。巴不得24小时守护。

晚上睡觉的时候孙翔舔了舔肖时钦的脸,琥珀色的兽瞳盯着肖时钦的眼睛,仿佛在表达什么。两人(x)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一阵子后,肖时钦摸了摸狗头顺了顺毛,轻笑着说,小翔你真可爱。,而后头顶着头将自己的眼睛望进孙翔的兽瞳中,认真到:“我说过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回带着你,我希望你永远记得这件事,那就是我喜欢你,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将我们的心分开。”孙翔眼睛湿润,终于用头蹭了蹭肖时钦,以表同意。
肖时钦顺势回蹭了一下,又开始了顺毛大业,
“明天我带你出门,你碰到想要的拱拱我的手,我给你买,这几天在家憋坏了吧。”
狗崽动了动身子。
“没关系的,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带你出门的,之前不是答应过你的吗,我可是很守约的呀”
鼻子动了动。
“别担心,小戴不是说过了吗,变成人形的前30分钟你会感觉到不舒服,到那时你咬一下我的手指,我们到隐蔽的地方去,而且我明天还会随身携带你的一套衣服。别担心,一切有我在。”
这会狗崽没了动作,任由自家恋人帮忙顺毛。










孙翔因为现在是狗的身体再加上为明天可以恢复人身而兴奋不已,睡到四五点就醒了。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肖时钦的脸和自己肉肉的狗爪。三天了,自己三天来的早上都会看见这幅样子。
没了眼镜的阻挡,肖时钦的五官更加清晰的呈现出来了。虽然没有周泽楷那般英俊,但是也是五官端正,让人看到也是挺舒服的那种。
孙翔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特别想用它戳一戳肖时钦的脸,但是有了之前差点把手臂抓破的前科,孙翔再也不敢用爪子碰肖时钦了。看着眼前恋人的疲惫却又带笑的脸,在想想自己现在的狗样(字面意思),孙翔知道自己给肖时钦这几天带来了许多麻烦。可是他却不厌其烦地照顾自己。把自己弄得异常狼狈。
有的时候特别想让他把自己丢下,孙翔知道自己本身就不是特别会顾及别人的人,常常会麻烦到别人。虽然在轮回自己已经意识到,并且在逐步改正。但是想想自己这几日如同哈士奇拆迁大队长一样的行为。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金毛,听杜明说金毛是一种善解人意的狗狗。
将搭在肖时钦身上的爪子收了收。
哎,看来今天是出不了门了。自己这个样子。
抬头看了看窗外渐渐明亮的阳光,想着是时候藏起来了。
动作轻盈的远离熟睡的恋人,来到昨天找到的藏身的地点——后院水龙头旁水箱后面,如果不是自己是狗,身高变矮了,不然也不会发现被隔板挡住的这个地方。那里还算有蛮大的空间。大型犬进去还可以转个身子。
跳下床厚厚的肉垫将行走的声音降到最低。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肉干。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虽然很想跟他一起出门但是自己这个样子,可出了门又能去干什么呢。自己又管不住自己的本能,伤到别人又要麻烦肖时钦,不值得啊。下次吧。
想明白之后,兴奋褪去,困意袭来。
两人隔着一堵墙背靠着睡着了。太阳缓缓升起。

早上七点肖时钦觉得今天天气比前两天要凉快,手向前摸了摸,没摸到毛茸茸的狗毛,带上眼镜。看着空无一人房间。有些发愣。
“小翔——”
无声回应。
“孙翔——”
只有自己的声音回响。
下床穿鞋,急忙到客厅,翻找。
没有,没有,到处都没有。
只有孙翔这几天精力旺盛时弄的,一片狼藉,却又透露出孙翔的蓬勃向上。像太阳一样温暖人心。
可是现在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冷静,冷静。
孙翔应该还在家里。肉干没了,门没开过。
不过有点奇怪,之前不是很想出门的吗,怎么现在藏起来了。
算了,先找到孙翔要紧,没出门是好事,至少范围没那么大。
边想着边动手。一块一块地找。
此时的孙翔听着肖时钦找东西的声音,迷迷糊糊的醒来。知道是肖时钦在找自己,又感动又痛苦。不想听,用爪子吧拉着自己的耳朵,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
就这样一个找一个藏。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