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糖炒野栗

肖翔 (上)巧克力

原本想要在七夕写完的,但是。。。但是我手速不行再加上第一次写<(。_。)>
下的话。随缘吧。。。
好了,此文ooc,有许多雷点,肾。


“小翔,不要挑食”肖时钦语气严厉,又把勺子伸向前。企图自己投喂的对象接受勺子里的食物。
对方也是倔脾气,你向前我向后,你进一步我退一步,宁死不屈。
就这样,她们跟打太极一样,你来我往地跑遍了整间房子。
双方都僵持不下,最终我们战术大师四大心脏的肖时钦大大采取怀柔战术。
“小翔,你吃了这个我们明天就出去怎么样,而且去吃你最喜欢的东西。”
怀柔战术让对方产生了动摇,眼睛一会盯着勺子,一会盯着肖时钦,摇摆不定,一副难以抉择的样子。
最终还是败给同肖时钦出门的诱惑。
“呜~~”匍匐在地。一脸不情愿的接受了肖时钦伸过来的勺子。
肖时钦也也明白,小翔是有多不喜欢勺子里的东西,可是不吃又不行。所以每一勺都比较多,尽量减少勺数。
看着小翔全部吃完之后一副霜打茄子的样子,失笑后抱住头部用自己的唇瓣亲吻着自己的恋人,以示安慰。
“小翔乖,无论你明天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带你出门的。乖,我说到做到,你喜欢的吃的我也买给你。”
拍了拍柔顺的狗头,肖时钦见怀中的恋人没什么,就捡碗拿去洗。
被落在客厅的金毛犬望着自家勤劳(x)的恋人,陷入了沉思。
这只金毛叫做小翔,大名孙翔,原本是一个人类,但是在一周前不远万里从上海跑到武汉来跟自己的前副队告白。当时这个决定是我们的一根筋宝宝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可谁曾想到原本抱着破罐子破摔精神和即将失恋的绝望变成了喜闻乐见的双向暗恋和热热烈烈的恋爱。我们的孙翔大宝宝表示现实与想象差得也太远了吧,我需要缓缓。
嗯,如常所愿是好事,孙翔花了两天接受了现实与想象的差距。我没有失恋,我恋爱了。
原本一切都应该想着甜甜蜜蜜的方向发展,但是谁也没找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告白的第四天也就是七夕节那天原本开开心心要约去约会的,在出门前,吃巧克力充饥以后,在恋人面前变成了一只金毛。
原本美好的一天,就变成了鸡飞蛋打的一天。
熟悉的身体,不一样的触感;熟悉的摆设,不一样的世界;熟悉的恋人,不一样的样子。
越想越气,该死的巧克力,该死的戴妍琦。“嗷呜~~~”
谁他喵(孙翔大大淡定,你现在是狗,不是猫Σ(ŎдŎ|||)ノノ)地会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巧克力,这是带有巫术咒语的巧克力。单身狗吃了没事,情侣吃了就会变狗。
这是戴妍琦送给肖时钦的,当时她想着自家队长虽然有暗恋对象但还是单身,就把自己为保持手感做多了的巧克力给了肖时钦。给自己减轻肚子的负担,
可是谁成想才夏休期开头的短短几天自家队长就脱单了。
你们不知道戴妍琦在七夕早上八点,在睡美容觉的时候,听见队长饱含怒气的声音是有多么恐怖。(瑟瑟发抖)
戴妍琦了解了事情发生的缘由后,立马动手制作解药,制作完之后又马不停蹄地给送去。可惜服用不及时,孙翔还是吸收部分药物,不过按戴妍琦的推论应该会在服下解药的第三天,也就是明天变成人形。至于第三天什么时候变,小魔女表示她也不知道。
为了照顾还不太能接受自己变成犬类的孙翔,我们的肖时钦大大可谓是照顾周全,从生理到心理一个不落,啊,不对,是除了我们犬宝宝挑食之外,身心都照顾周全,还全天陪护。可谓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掉。巴不得24小时守护。

晚上睡觉的时候孙翔舔了舔肖时钦的脸,琥珀色的兽瞳盯着肖时钦的眼睛,仿佛在表达什么。两人(x)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一阵子后,肖时钦摸了摸狗头顺了顺毛,轻笑着说,小翔你真可爱。,而后头顶着头将自己的眼睛望进孙翔的兽瞳中,认真到:“我说过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回带着你,我希望你永远记得这件事,那就是我喜欢你,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将我们的心分开。”孙翔眼睛湿润,终于用头蹭了蹭肖时钦,以表同意。
肖时钦顺势回蹭了一下,又开始了顺毛大业,
“明天我带你出门,你碰到想要的拱拱我的手,我给你买,这几天在家憋坏了吧。”
狗崽动了动身子。
“没关系的,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带你出门的,之前不是答应过你的吗,我可是很守约的呀”
鼻子动了动。
“别担心,小戴不是说过了吗,变成人形的前30分钟你会感觉到不舒服,到那时你咬一下我的手指,我们到隐蔽的地方去,而且我明天还会随身携带你的一套衣服。别担心,一切有我在。”
这会狗崽没了动作,任由自家恋人帮忙顺毛。










孙翔因为现在是狗的身体再加上为明天可以恢复人身而兴奋不已,睡到四五点就醒了。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肖时钦的脸和自己肉肉的狗爪。三天了,自己三天来的早上都会看见这幅样子。
没了眼镜的阻挡,肖时钦的五官更加清晰的呈现出来了。虽然没有周泽楷那般英俊,但是也是五官端正,让人看到也是挺舒服的那种。
孙翔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特别想用它戳一戳肖时钦的脸,但是有了之前差点把手臂抓破的前科,孙翔再也不敢用爪子碰肖时钦了。看着眼前恋人的疲惫却又带笑的脸,在想想自己现在的狗样(字面意思),孙翔知道自己给肖时钦这几天带来了许多麻烦。可是他却不厌其烦地照顾自己。把自己弄得异常狼狈。
有的时候特别想让他把自己丢下,孙翔知道自己本身就不是特别会顾及别人的人,常常会麻烦到别人。虽然在轮回自己已经意识到,并且在逐步改正。但是想想自己这几日如同哈士奇拆迁大队长一样的行为。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金毛,听杜明说金毛是一种善解人意的狗狗。
将搭在肖时钦身上的爪子收了收。
哎,看来今天是出不了门了。自己这个样子。
抬头看了看窗外渐渐明亮的阳光,想着是时候藏起来了。
动作轻盈的远离熟睡的恋人,来到昨天找到的藏身的地点——后院水龙头旁水箱后面,如果不是自己是狗,身高变矮了,不然也不会发现被隔板挡住的这个地方。那里还算有蛮大的空间。大型犬进去还可以转个身子。
跳下床厚厚的肉垫将行走的声音降到最低。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肉干。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虽然很想跟他一起出门但是自己这个样子,可出了门又能去干什么呢。自己又管不住自己的本能,伤到别人又要麻烦肖时钦,不值得啊。下次吧。
想明白之后,兴奋褪去,困意袭来。
两人隔着一堵墙背靠着睡着了。太阳缓缓升起。

早上七点肖时钦觉得今天天气比前两天要凉快,手向前摸了摸,没摸到毛茸茸的狗毛,带上眼镜。看着空无一人房间。有些发愣。
“小翔——”
无声回应。
“孙翔——”
只有自己的声音回响。
下床穿鞋,急忙到客厅,翻找。
没有,没有,到处都没有。
只有孙翔这几天精力旺盛时弄的,一片狼藉,却又透露出孙翔的蓬勃向上。像太阳一样温暖人心。
可是现在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冷静,冷静。
孙翔应该还在家里。肉干没了,门没开过。
不过有点奇怪,之前不是很想出门的吗,怎么现在藏起来了。
算了,先找到孙翔要紧,没出门是好事,至少范围没那么大。
边想着边动手。一块一块地找。
此时的孙翔听着肖时钦找东西的声音,迷迷糊糊的醒来。知道是肖时钦在找自己,又感动又痛苦。不想听,用爪子吧拉着自己的耳朵,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
就这样一个找一个藏。


双秋 伞下的故事

苏沐秋曾随孤儿院院长来北京,在给妹妹买礼物的时候看见了独自抱膝缩在墙角的一个小孩。苏沐秋走过去拍了拍他,看见了脸上挂满泪痕的柔柔弱弱的脸。小孩迷路了。

为了让小孩开心并帮他找家人,苏沐秋带着他一路转啊转,嘴里说着和妹妹在一起发生的趣事。小孩一开始有些害怕默默跟在苏沐秋的后面,但渐渐地他会插嘴几句还义愤填膺地吐槽自己的不靠谱的哥哥。

最后万般无奈之下两人之后晃悠到派出所。苏沐秋打电话给了院长,小孩打电话给了爸爸妈妈。电话打完后两人为了这最后呆着一起的时光沉默着。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苏沐秋望了望灰蒙蒙的天,又回头看了看小孩,毫不犹豫地冲出了警局,连在一旁的警察小哥都没反应过来。大约10分钟之后,苏沐秋怀里抱着一袋东西冲回了警局。时机刚刚好,苏沐秋前脚踏进警厅,后脚天空就下起了暴雨。苏沐秋感到雨水的汹涌澎湃,重重的呼吸了一下,笑着对小孩说:"哎呀,这时机,连老天都在帮我呢。"小孩看着站在雨幕前,有着栗色头发对自己笑得一脸灿烂的自己认识不到一天的却对自己万般好的刚刚还失踪的哥哥,眼泪抑制不住流了下来。

苏沐秋看着突然又流泪的小孩,手足无措。刚想走过去安慰,小孩就自己扑进了怀里。小孩呜咽的说到:"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感到自己衣襟的湿意,苏沐秋举起了手中的袋子,哗哗的声响引起了小孩的注意,苏沐秋趁机说到,"这是买给你的礼物哦,以后再哭鼻子就用这个,在伞下你会风雨无阻,苏哥哥包你会开心起来"

“真的吗?"刚刚哭完还留有哭腔的声音糯糯的。

"嗯,怎么不相信你苏哥哥?要不要试试?"门外传来一声笛鸣。警察小哥也撑着伞进来说到:"叶秋,你家长来了。"

小孩从苏沐秋怀中出来,一脸歉意的看着苏沐秋说"哥哥,我要走了。"

苏沐秋感到怀中软软的小孩的离开,愣了愣,听到小孩的话回过神,抬手揉上了宵想已久的乌黑的头发,果然和他的主人一样软软的,很柔顺。"给你,回去吧,记住苏哥哥说的。"

小孩低的头,看着脚尖。像是做了极大的决定,从兜里拿出一个伞型钥匙扣,递给苏沐秋。"这是我给哥哥的回礼,我也希望哥哥能有一个伞下的生活,无风也无雨。"

苏沐秋握着钥匙扣目送叶秋进到车里,看着接他的家长是如何如重获至宝的对待他。看着手中的蘑菇的伞面被伞骨分成16分,从正中延伸出来的细长的伞柄,显得小巧玲珑。做工异常精细,还可以打开收回。苏沐秋吐了口浊气,将小孩的钥匙扣扣在自己的钥匙上。苏沐秋心里有些发酸,因为自己除了妹妹就没有亲人了。"啧,看了要重新找找送给沐橙的礼物了"

 

2012年,苏沐秋遇到了叫做叶秋的叶修。

2015年,苏沐秋出车祸死亡。

2025年8月,叶秋撑着苏沐秋送的那把伞,来到苏黎世看世邀赛。

 

 

 

 

谁都没有看见在叶秋的伞下并肩还有一个人,翘起嘴角,握住那只撑伞的手,眼神温柔的看着站在冠军奖台上的众人。



姐姐感受到了来自北极圈的寒冷了吗?

一封迟了一个月的道歉信

姐姐 @麦子 ,我要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

我为我一个月前向你求写文章的态度道歉。

唔,怎么说呢,其实我特别感谢姐姐。因为姐姐是一个很好的人。会安慰素未谋面的人。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默契,我去找姐姐聊天,姐姐几乎都会在线。

我与姐姐因为一场关于全职的同人本的交易而结识。这让原本就非常喜欢全职的我,更加喜欢全职。

因为在三次元中我一直找不到同好的人,让我觉得特别孤独。又因为自己喜欢的cp又是比较冷淡的cp。在LOF上也找不到太多的同好,加上我自己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当时我是怀着试一试的心态跟姐姐聊起了天。开始聊的时候没想到姐姐是一个温和的大姐姐,后来,随着聊天的次数增加,我渐渐放开了胆子,跟姐姐聊天也渐渐说一些无关全职的事情,也向姐姐说了一些关于自己的脑洞。我当时说脑洞时确实有想让姐姐把我的脑洞写成文章的想法。后来和姐姐说了十篇的一个约定(也不算吧,当时应该算是随口说的吧)考完高考后,我就想姐姐问了十篇的文章。然后姐姐并没完成。不过也没有说一些像其他太太被催文时的恶劣态度,反而像是以往聊天的样子。可是当时的我被姐姐没有遵循约定的这一念头冲昏了头脑,却忘了我自己也要背负十篇文章。我对姐姐的态度并不好。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想通了,理解了姐姐。果然我还是珍惜喜欢姐姐的,还想和姐姐聊天。

现在看来我当时还是太稚嫩了。还不太清楚一片文章从脑洞到成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当时的我太小看每位作者了。一篇文字优美的文章的诞生是需要作者的良苦用心,并不是说写就写的。而且姐姐也并不是全职写手,在三次里也有自己需要忙碌的事。在被高考忙到吐的这一段时间里我感觉现实是残酷的,身边的人是忙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网络给了我们更广阔的视野,交到了各色的人。但是债交友时因为隔了一个屏幕让我们能肆无忌惮的畅聊,但也因为一块屏幕让我们无法知道我们在哪触及到对方的禁忌,让我们无法知道屏幕之下对方的状态。

我为一个月前的我道歉,那时的我太不成熟了。虽然现在的我也不见得成熟到哪里去,但是我还是希望姐姐能接受我的道歉。我并不想失去姐姐这个在过去一年里和我交流,安慰我的人。我知道我的涉世未深让我会在用词和态度的揣摩上有所欠缺,但是我会努力的。

关于那个十篇的约定就此作废吧。当时的我太草率了,不过姐姐因为我的一些现实经历,我其实还是蛮珍惜承诺的。承诺对于我来说就像阴阳师的咒(最近中毒比较深,但是这个比喻还是满恰当的,^_^),你可以对这个承诺讨价还价,因为在承诺是还不知道自己状态如何可以在之后进行调整(比如十篇变五篇,三篇变两篇之类的),但是要表现出对他的在意。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事,所以希望姐姐别在对承诺上那么随便(感觉以后让姐姐写文会很困难……)

写了一千多字感觉都是碎碎念之类的,思路混乱,希望姐姐能看懂*~*

最后,这里是我写的一个短篇(不会链接,戳头像吧),不是肖翔,而是巨冷的双秋(姐姐感受一下来自北极圈的寒冷吧),文笔的话,大概就是这个样了。如果姐姐不嫌弃我就戳我吧。


【段子】问:如此讨厌恶人的你,有没有恨到不行的恶人?为什么?

【段子】问:如此讨厌恶人的你,有没有恨到不行的恶人?为什么?

*短小不精悍
*ooc
*个人的一个小脑洞

安迷修:正与恶是对立的两个面,就像光与影一样。我虽然追求正义但要说恨,还远没有达到那个程度。
      。。。。。。
不,有一个恶党,他可是让我恨到不行。呵,为什么啊,他啊,是海盗团的团长。,恶名昭彰。他啊,行为散漫放荡,让我恨不得让他安安分分的呆在我身边。他啊,让我恨到不行,恨到想让他闭上那张满是恶言恶语的嘴,只剩下喘息。。。


咳咳,只是一个小段子,全程没有雷狮出现的小段子,完了。

新手一只,个人比例废。我知道孙翔的。。。眼睛。。。比例。。。不对劲。。。但。。。我真的不会画眼睛ヘ(_ _ヘ)
顺带一提小事情的头发一点也不小事情啊。。。
再一提,本人不会用电脑画(技术渣),背景和下半身是遥遥无期的(主要还是不会画)。本人三党。。。这个算是一种调剂,所以这个是铅笔绘,上色什么的不太可能,

姐姐 @麦子 ,送你一只小事情和一只羊习习。

两个月前认识了姐姐,后来姐姐一直和我聊天呢,作为礼物送给姐姐。给姐姐笔芯。

ps画工差,姐姐多包涵。QoQ

微风轻轻起,我好喜欢你。

额,不太会聊,话废,文渣一只。

不定时更新。

小段子。

多cp。



1.accustomed 习惯的      I am accustomed to living in him.


(悠佑)

 

悠太和佑希是双生子。他们俩从出生到死亡都一直在一起。悠太和佑希都习惯于有对方存在的生活。他们是双生子,谁都离不开谁。



2.addicted 沉溺于     He gets addicted to some one.


(喻黄)


黄少天总是待在他的队长喻文州身边,无论是赛场上还是生活中,他们一直都待在一起。因为黄少天从第一次谈话起就已经沉溺于他的队长——喻文州。

ps.黄少天一直不知道早在第一次见面时,喻文州就认定了他的骑士——黄少天。(第一次就沉溺什么的,都是某心脏下的套。)



3.routine 常规的   They occupied themselves with routine work.


各个战队每天的日常工作是训练、秀恩爱和虐狗。

嗯,他们每天都有认真工作——秀恩爱。

嗯,每天都认真工作。

嗯,认真工作。

嗯,没毛病。


4.habit  习惯  I think I can't get rid of the habit of loving him never.


(方王)



方士谦退役后便急匆匆地跑到国外,其实只是为了证明他方士谦可以摆脱对王杰希的幻想。然而三年过后,当方士谦再次见到王杰希时证明了方士谦用隐无法不去爱着王杰希。



5.vice 不良习惯   Loving him is thought to be a vice by many people.



爱他被许多人认为是一种不良习惯。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有什么,为了他,他们愿与世界为敌。(许博远:呵呵,打荣耀的哪个不是为了荣耀而与世界为敌的,唉唉唉,别抢蓝溪阁boss。)

戊上老远:

鼠儿哥约的双花立牌画完了,截个半身除除草…… 


哈哈哈哈哈哈鼠儿哥说我都快成讲评博主了,为了挽回尊严,允许我图透一波,感天动地————

+LC斐尔+:

卡着点画完了~~~【绝气

天天生日快乐~~~要天天快乐~

prprprpprpprpr

 

依然会印明信片,可能会在下届CP拿去发发_(:з」∠)_【超久远

=============================

???????????哪里敏感了居然屏蔽我,LOF的敏感点越来越难以捉摸了